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九缥】凭兰桡

@忠臣藏未遂 的点梗,百里煜相关。

*雁雁生日快乐~\(≧▽≦)/~

凭兰桡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下唐国的南淮城有十里霜红,十里霜红里卧着百里煜。

白舟月来找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时正看见他躺在十里霜红里,脸上还覆着一册书卷,迟疑片刻想到自己与他其实是算不上熟络的,遂没有上前打扰,只略略整了整衣襟便转身离去。

今年的秋天来得好像早一些,但也不一定,因为就算凉浸浸的风已经往心口上吹,百里煜还是能觉出那么一星半点的和暖。白舟月的脾气秉性他觉得自己现如今已经知道了些,对此也就不觉得沮丧,只怔怔地望着那片白色的衣袂出神。

他想起年少的时候任性妄为喜爱脂粉,对每个女孩都能有温柔的笑,选出最适合她们的衣服和首饰。但白舟月好像对这些东西不甚在意,百里煜用了三个日夜明白了原因,忍不住无奈叹气。

原因无他尔,白舟月是个天生的美人。美人是不该被衣服首饰这些身外之物喧宾夺主的,那就有损美人的尊严。百里煜还觉得白舟月有些木,在美人前面加个木字,成了木美人,这样听来就有些失色,好在白舟月足够美,就算是个木美人也能撩动少年的心。百里煜小时候挑纱,给枫念儿选了生青的,给月情儿选了湖蓝的,给小苏选了杏黄的,露水绿给了月眉,长大了说小苏的琴声太过外露,显得柳瑜儿的歌声绵软了,从来都是很讨女孩子欢心的。

可白舟月不同。

百里煜唯一一次看见白舟月笑,是她在下唐国王宫的女史那里拿了一本下唐国文睿国主的《暇心论》,不过她就算笑也是轻轻一挑唇,看起来淡淡的。

想起听吕归尘说过白舟月的老师是楚卫国的白毅将军,百里煜不免释然。白毅的名字他是知道的,东陆第一名将,性子与下唐国的息衍迥异,教出白舟月这样的学生也不奇怪。

文睿国主死在七十岁的时候,死在了岳桥上。内监们在远处看着老去的国主颤巍巍地放下一只纸船,坐在涨水的岸边濯洗双足,从此就再也没有站起来。下游的人拾到的最后一只纸船上写:“水畔听钟七十年,便了却了此生。”[1]

这么看来,白舟月倒很适合住在南淮城的文庙里日日听钟。百里煜少年时没受过苦,愁也都是些闲愁,见过的女孩都是活泼好动的,从未见过白舟月这样不爱说话的女孩,初见她时竟真地发起愁来:唉,可惜了这么个美人。

而今识遍愁滋味,等脚步声渐行渐远时,百里煜从花丛中起身,默默地望着已经看不见人影的远处,轻轻一叹。

可惜了这是个美人。

*[1]《九州缥缈录》原文

评论 ( 13 )
热度 ( 28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