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嬴谢】记风流

@Bruder 的点梗

私设如山不要当真!!!!

*因为lof主除了《九州缥缈录》《狮子白雪》看的九缥相关不多,所以一直没搞清楚嬴谢年龄差。具体体现在《天下名将》里嬴无翳已经四十多岁,而豆公描写谢玄的时候仍旧用了年轻人这个称呼,但之前的段落里又说谢玄在嬴无翳创业之初就跟随他了……所以本文就模糊处理了,如果有知道的小伙伴可以提出来(^_^)Y

——
记风流

嬴无翳后来猜测,谢玄定然在见他之前就已经听说他的名字和故事了,否则以谢玄的脾性绝无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便下定决心辅佐他。

那时候东陆的狮子还未显出足以惊动天下的獠牙,以至于那做出的猜测也连带少了几分自信。其时谢玄听了这个猜测只笑而不答,于是猜测永远都只能是猜测。乡下诸侯摸了摸鼻子,却也不能因此强问出一个结果来。他想着谢玄这人的心气高,不好拿捏,万不能惹恼了他,否则往后连听故事他都不肯好生讲,倘若说书人不肯好生讲,那这故事也听不出趣味。

大抵这世上的狮子见了狐狸,都有或这或那的苦恼,而离国的狮子异想天开,想带着自己的狐狸取了天下,那时候他成为离侯不久,眼目已然往天启城的方向看去。他骑马行至九原城前,执辔东向,身旁是他的青衣谋士。

其实谢玄确实提前便对嬴无翳的经历了如指掌,但也确实是仓促之间做的决定,决定效忠嬴无翳。大概那时候他还非常年轻,还远远到不了老谋深算的地步,所以被嬴无翳眼中狮子的光芒震慑,以至俯首称臣。

谢玄跟嬴无翳的第一次相见是在九原城里的茶寮,茶寮里的说书人在说胤朝的风炎皇帝,故事是好故事,惜乎说书人的水平实在有限,直教谢玄听得犯困,只能低头喝茶缓解困意。

邻座的青年主动搭话:“小兄弟不爱听英雄故事吗,怎么困成这样?”

谢玄笑道:“兄台能注意到在下困倦,想来也没听得入心罢。”

乱世中出世的男儿所为尽是逐利之举,连听个故事都不是为着消闲,谢玄善谈,那青年也不是忸怩的作态,二人顺理成章地谈到了离国诸公子。

“除嬴无翳外,余者不足一哂。”谢玄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道,“等着看吧,将来人人都会畏惧嬴无翳,听说他前几日一箭射穿了他长兄的头颅——这不算什么,将来他那匹劫灰行走的地方,将会血流成河。”

青年闻言目露惊愕之色,却见看起来比他还要年少的谢玄朝临窗处含笑示意,起身离去。

“所以你那时候就认出我来了?那后来还教我去找你。”嬴无翳很有些不满,“你不觉得自己有些托大么?”

说这话时谢玄立在天启城的太清阁中,宽袍广袖的形容,手中拿了比之当日贵重得多的夜光杯,笑吟吟地摇了摇杯中物道:“王爷求贤若渴,才会有更多的有才之士效忠王爷。”

嬴无翳哼了一声道:“有的狗会冲见过的人摇尾巴,但仍旧会被狮子咬断喉咙,如果狮子变得温顺,它还是狮子么?”

“并不需要真的温顺,只要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就好了。”谢玄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王爷是说臣想让王爷做摇尾巴的狗么,这个罪过可不小。”

“总不至于真治你的罪。”嬴无翳微微弯了弯眉梢,这头东陆的狮子终于在面上看起来像温顺那么回事了,“只要你再同我下一盘棋。”

评论 ( 14 )
热度 ( 35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