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关于我】写手二十题

谢云云 @徐停云 、阿盈 @雨过温存 邀\^O^/,以下问题。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同ID是沽酒换辞/梦鹿食万羊。
灵感源于某天翻诗集看到那句“青旗沽酒趁梨花”,非常喜欢这个意象,在lof上搜了一圈发现这个句子任意通顺的组合都有人用过了,为了避免撞ID的尴尬就在后面随意加了两个字。也纠结过是用词还是辞,个人喜好更喜欢辞所以就选了辞,另外这个ID可能会有歧义但两个意思都能解释的通。
梦鹿食万羊这个ID是专门用来存靖苏文的,不过现在看来那些靖苏文写的都很黑历史所以就不要费心去搜啦。梦鹿、食万羊是两个典,一指黄粱一梦好事成空,一指珍惜现实,组合在一起不论意象还是词意居然都能通顺就很好玩23333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小学。小学受起点潇湘各种女强文的影响开始写玄幻女强,初中则入了九州云荒以及郭敬明的大坑开始写玛丽苏奇幻同人,且又真正进了史同坑兼之那时候穿越之风盛行就开始写玛丽苏穿越言情和bl和bg的史同,高中被舍友安利了原耽就开始写一点耽美同人,到现在大学一头扎进原耽坑。
同人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对原著角色/历史人物的爱,原耽就是对于捏造世界观和故事情节以及人物设定的兴趣。有一点不足就是我并没有完整构架世界观的能力,所以就参考了现实中的朝代,但我本人除非写史同又懒得去考据和顺从于历史事实,于是就导致穿越的典章制度掌故乱跑,希望不要让读者们出戏吧。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私以为我的文风是那种很温吞的,在某些大场面的描写里没有力道,囿于个人经历和学识的不足导致在某些细节方面没有说服力,并且极其不擅长描写景物和环境,这就导致在我的文里出现大量对话却没有环境描写,使得这篇文很枯燥。
友人说我的文风是那种温柔且古意的,温柔是因为我发刀都发的温柔×其实我现在已经发不出刀来了,即使再怎么被脑补中的剧情虐到码出来还是白水般的无波无澜。令人头秃.jpg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很大。早期的文风和内容与现在的相比要激烈的多,印象很深的是我早期写过一个奇幻同人,里面捏的一个原创角色的人设是那种不自由毋宁死的类型,无论是性格还是为人处世都是那种像玻璃一样坚硬却易碎的,现在就比较沉稳柔和。
结构就是由短到长的过程,文字叙述会更娓娓道来,不像以前那样直来直去,故事走向则是现在更多的是te,不像早年那样刻意be,题材则是彻底告别言情。以后除非可以换钱,否则大概率不会写言情了。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骈文的话看的不是很多,但其实我很喜欢司马相如的赋,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到《上林赋》时的惊艳,虽说那时候连字都认不全,但还是特别喜欢。诗则很喜欢李贺的绮丽诡艳风,词就比较喜欢辛弃疾一类的苍凉豪放风,其实姜夔周邦彦的工丽也还好,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明清小说则是喜爱蒲松龄的志怪风,现代会更喜欢钱钟书的风格。
最重要的是,我永远爱曹雪芹。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写那种文人或者女子的傲骨被折断后的自我批判和讽刺。
就比如太常引现在虽然被我写成了群像,但一开始却是是想只写谢洵一个人的人生毁灭又重建最后发现一切成空的悲惨经历。大概因为早期看奇幻看得太多了导致我对群像有执念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少年英姿。
我很喜欢这种,但我写不出来,强行写就会很丧失去了原有的意味。
挠墙.jpg

08.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有灵感的时候大概一小时2k左右,但如果没有灵感就根本写不出来,这个东西很随性惹,而且我在码字的时候很难保持注意力的集中,所以2k这种速度是可遇不可求的。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小说/影视同人的话基本不会准备,补完小说/剧就直接开始码字了,史同的话就要补各种史料,原耽的话就要先选定背景和题材,再开始补资料。
时间跟资料厚度成反比。如果少的话就会陷入自我怀疑或者脑洞大开的境地而迟迟无法动笔,多的话可能会由于懒癌发作干脆放弃考据直接挖坑。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有。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派,除了高中住校的那段时间别的基本不手写。惯常用wps、石墨。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
但假如有的话肯定会有落差的,比如当初我曾经因为忘记保存而失去文档之后愤而重新码字,完成之后剧情竟然完全成了另一个走向。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古风。
现代风太难了,古风就算随意乱诌也不会被人说的啦但现代风不行×
具体题材的话喜欢写小妈梗和求而不得梗。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没有最,只能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金庸和江南。金庸的那种全程旁观不夹杂私人褒贬的风格是我很喜欢的,但一直学不成。江南的风格是真的明显,看他书的时候我的文风还没有定型,就这么被他带着走了。
耽美写手比较喜欢的有陈小菜、七英俊、淮上、公子欢喜。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小时候有,现在已经不想这件事了。
对一件事情丧失兴趣的最好方法是把它变成职业,我还想对写作这件事保持一点兴趣~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为了学习开车看了许多打码视频导致对这件事彻底丧失了兴趣,以至于文风性冷淡×
但现在已经调整好了。
请大家不要问我要资源因为我已经删掉了。(bushi)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啊,不然为什么要写呢……
除了写作之外也没有别的特长了,写作能满足我磕cp的欲望。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我最喜欢的是枕寒流。
就是那篇民国架空文,但我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一个片段是太常引里的永安长公主死的那里,以下节选。

钦陵回到于阗王宫内李禤所住的房舍,看见槐绿正在浇花,而李禤歪在榻上翻着一册汉人史书。他不由屏住了呼吸,忽然一拳狠狠地锤在墙壁上,那一拳的力道极重以至鲜血迸出,李禤不由吃了一惊,放下书册便立时起身想近前查看,却因身子虚弱而晃了一晃复又坐了回去。槐绿连忙停下工作上前扶住她,语中带泣:“末蒙千万保重身子,再多进些吃食罢。”

“便如此,外间尚不知传到什么地步,倘若依你所言,不久当如何?”李禤叹了口气,也不去管钦陵的伤了,只向他摇了摇头道,“如今这情形,咱们是要输了罢。”

钦陵沉默许久,才道:“我命人送你走。”

他们私下相处,钦陵总是用汉语与她交流,但他的汉语终不能像长安官家子弟那样曲折委婉,李禤听了他这样直白的话,忽然又有叹气的冲动,好歹止住了,只轻轻一笑,却摇了摇头:“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这样的行经,在我们汉人里也只有幽王之流可比了,赞普可不许同他们一样。”

钦陵道:“若是连自己的妻子都护不住,也太丢脸了罢,在吐蕃是要被挂狐尾的。”

“胡说,谁敢将狐尾挂在赞普的帐前?”李禤笑道,然后似是有些疲倦了,“你若不忙,便同我歪一歪罢,若是忙便不敢相扰了。”

钦陵闻言犹豫了片刻:“我等你睡着再走。”

李禤终于又叹了口气:“那不成,你这样,我便睡不着了,你还是去罢。”

等到钦陵离去,李禤从榻上起身,淡淡地向槐绿道:“这几日也练了许久,可会梳汉人发饰了?”

槐绿忙道:“会了。”

居摄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按捺已久的熙军开始攻西城,这场战斗持续了两个昼夜,到了二十三日的白天,城头忽有一白衣人击鼓,城下的李策定睛一看,隐隐约约地竟有些不敢认。

他想着那大约是他的长女李禤,可分隔时日太长,她和亲远嫁的时候他在城楼上目送她离去,因着不是自小养在膝前,他对这个女儿向来无甚感情,印象里只是一团苍白模糊的影子。如今她仍旧穿着素白的汉人衣裳,发饰是汉人的堕马髻,倒不像是个和亲的公主。

李禤甫一出现在城楼上,吐蕃士兵立时便露出了刻骨的敌意,若非顾忌她身旁的护卫大约是要动手令她尸骨无存的。李禤登上城楼举目望去,寻了半晌才遥遥看见统帅打扮的李策。她也有些不敢认,看了片刻才确定了些,便微微笑了。

她幼时承教与杨公赡,从他那里不止学了女德,还学了许多忠君爱国的道理,亦知道昭君文成的典故,可如今那些经史子集流水般涌去,留在她脑海中最深刻的一句却是《明妃曲》里的那句“汉恩自浅胡恩深,人生乐在相知心”。

大约是有些辜负了老师的教导,她在心里想着,又想这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然后她站了站,积攒了些力气,迅速提步登上城楼纵身一跃,就那么直直坠落下去。

一时城上有惊呼声,护着她的几个护卫连忙伸手拉她的衣裳,却发觉她早已暗自剪断了衣带。

李策骑在马上,听见西城城头的动静蓦然抬眼向前望去,在兵士攻守之间,隐隐看见了一袭白衣和一摊暗红的血迹,夹杂在诸多兵士的尸首间,那白衣显得格外刺目。

而在他的记忆里的那道苍白模糊的影子,也渐渐渗出艳色来。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还可以吧,希望以后变得更凌厉一点。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如果填过这份问卷的小伙伴们就请无视我吧~

@薤露北辰
@过去光锥
@葡萄大侠 
@思考の树懒草
@问君归期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