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问卷】同人写手双人问卷

跟  @史蘇 合填,因为蘇蘇的同人写的比较少所以问题选择里加了原耽。她的链接戳这

————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lofID沽酒换辞,可以叫我沽酒、酒酒或者阿酒。常年极圈住民,有在热圈磕冷cp的经历,无节操下限,吃邪教cp,爬墙飞快所以墙头众多。本命李德裕,张九龄和诸葛亮。接受各类安利,然而自己是个卖安利苦手。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原耽里蘇蘇的文风华丽用词古意且用典繁复,经常有精准并充满讽刺意味的描述令人眼前一亮,有明清话本的风味。印象最深的就是南乡子中那个晁错典和楚王相关。擅长描写风物地理和人物行为,私以为她是非常愿意去描写一个可能与文章主旨无关的细节。极力铺排显得气势十足,个人看来唯一的短处在于描写字句处的细微情感,过度繁复的描写可能少了几分力道。蘇蘇的同人里有大量考据和典故,常年发刀,车开的是极好的。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张居正任由朱翊钧喂了大半碗药汤,喉舌伤处灼着厚笃笃的稠涎苦味,倒显得麻木了许多。朱翊钧放下碗,摸到他手指关在掌心,问道:“您好些么?”见他不说话,沉默了片刻,又翼翼地去拉他的手,像幼时缠着他、不肯他离开似的,勾着五根指头摇了摇,轻声道,“先生,上回是我做得过了,对您不起。今后再不这样了,您原谅我罢。”
他既像没有听进去,又像是被长久地困于蚁梦中,发出模糊恍惚的低语:“臣罪当诛,臣殷勤伏锧久矣,情甘一死,即于九泉下亦感忭天恩……皇上,臣母年逾八十,稚子无辜。”

朱翊钧眸色一深,徐徐拢上他的胸腹,凑到他鬓角蹭了蹭,道:“朕说过要看顾先生子孙,先生不信朕么?”张居正嘶哑地笑了一阵,气息一乱,登然牵出一串喘咳。待周身颤抖渐渐平定,他朝虚空望去,轻叹道:“是这样的看顾法。”朱翊钧垂着眼,右手在他胸前顺气,怔然半晌,慢慢摇头:“不是的,先生,我心里都明白。”他眼中盈了一层薄泪,迎光闪烁,透亮夺目。朱翊钧紧紧抱着他,听他淡淡笑道:“臣同皇上做一回,换臣亲眷性命,好么?”

朱翊钧痴迷地看定先生水光明亮的眼睛,徐徐地侧首吻上去,眼皮下冰凉的泪水又苦又涩,化在舌尖上,好似一枚火种,在他胸头的点燃了一丛熊熊烈火。朱翊钧在他耳边呼出一股滚烫的吐息,柔声说:“我答应您。”]

        ——《劳生》

世间好物不坚牢,小万历终于长大了。只有面对一无所有的先生时他才能完全放下戒心和防备,却也只能在人后悄悄的露出那么一点点柔软和妄念。

但也仅止于此。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她走进咸安宫的宝阁,她与皇帝其实只见过一面,却依然认出了他。皇帝身穿织金龙袍,翼善冠下结网巾,缂丝流转出的华光好似金波一样,直淌到他足边的茵褥上,淌到挽裾在地、屈身添香的皇后身旁。借这一丝流水般的光芒,她发现皇后服大功丧,缉边缝齐,熟麻布制成的丧服苍白如纸,似一片鹤羽欲乘风飞去,未傅粉黛的素净容颜安详而宁静,这样的宁静令闯入者纷纷放轻了脚步,直到一蓬白烟从镂孔下升起,第一个打破沉寂的是抱臂而立的至尊,他突然问:“这是梅香?”皇后笑着摇摇头,揭起云母石和银叶衬入炉中,道:“是韩魏公浓梅香,与梅花仿佛。”她慢慢阖上沙瓶,边从旁解说:“取腊茶之半调至澄清,次入麝末、沉香、丁香、郁金、余茶及韶粉共研细,最后入蜜收藏,虽月余即可取烧,然久则益佳。前人云‘焚之如嫩寒清晓行孤山篱落间’,故而又名返魂梅。”她抬起螓首,看着皇帝漆黑漠然的眼瞳,轻轻说道,“自妾入宫侍奉圣主,这一瓶香,妾已窨了一年半。”

皇帝默然闭目:“朕懂得。”

他不必说懂得了什么,双手向下拂上腰间,她接过他从玉带上解下的物事,置于灯下查看。这是只湘绣的花型香囊,丝绸表面的孔雀与奔马,皆以丝绒针作鬅毛绣,撑开的疏线宛如毛羽直立,飘飘欲飞,干爽苦辛的合欢香就从磨碎的珍珠间徐徐透出,闻之令人清心明目。开花复卷叶,艳眼又惊心;蝶绕西枝露,风披东干阴。她手捧这巧夺天工的艺技,想象着纤纤细蕊是如何轻拂黄衫,青春冶容的女郎该当于一片坦坦青天脉脉流云下伸出洁净的双手,将枝头的朱花扫拢筛分,缝入一只无关阴谋、无关背叛的宝物中去。思及那时的美好,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孔雀的翠翎,拨开细如玉屑的颢白粉尘,触到一道利如金刀的,关于阴谋、关于背叛的薄薄纸缘,究竟忍不住心生赞叹。皇帝平静地看着她,缓缓说道:“派去湖广的人已经查清,你的兄长于永序十五年辗转入浙,九年前,倭寇寇侵东南,台州几乎沦陷,贵昆仲却并没有死难,而是改头换面,捐了南京监生,随后下场科考,因抗言直谏为先帝所恶,便到内书堂当了这个词林先生。朕知道,朕看过首辅的书法,是从咸安宫里出去的奴婢告诉了他;朕还知道,正是通过他,你才能与宗藩联络。”皇后起身,俯拜,端容垂首。赵容道:“朕只是不明白,简毓是母亲信得过的人,她怎么会协助你们改易户籍,以至于金册都奉告入宗庙了,朕也是近日才知,原来不但泰水安康,朕还另有位舅爷健在人间?朕还想知道,皇叔究竟许给你什么样的好处,以至于你本已是配天皇后,却还甘心背叛朕、甘为戎首?”皇后叹道:“皇上,大道不器,大信不约,丹青之色不淆舛,这些都已是千年之前、上古三代的陈词了。”皇帝道:“卿说得是,这次替朕沧溟开晦,也该是最后一次了罢?”皇后淡笑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朕问你,也是给你一个机会。是谁支使你这么做的?”他张开眼,走近一步,凝视着她澄如清水般的眸,从中看见自己通红的瞳孔。他一字一顿,幽幽缠缠,如同低声呓语,“告诉朕,朕可以饶恕你的家人。”

她道:“妾已没有家人了。”她又仰头微笑,“支使妾者有二人,孔子、孟子也。”*

皇帝微微一怔,随即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似的晕眩。这是国朝的典故,他再熟悉不过,故事中跋扈的外戚换成如今跋扈的臣子,圣人的名讳由一介女子缓缓说出,场内鸦雀无声。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扬掌批在她左颊上,咬牙低吼道:“你怎么敢——怎么敢说他是嬖幸!”她苍白的脸颊浮上血红的指印,好似五枚花钿,烛光一照,霎时清晰可辨。她无痛无觉,不惊不惧,斜挑凤眸,淡淡笑道:“君子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赵容喘息半刻,她的右臂上是太后曾亲手系束的青妙手帊和金玉跳脱,她进宫时只有十四岁,多好的年纪,她跌坐于血红氍毹上,身体与姿容修长庄穆,在微笑向他告别。他终是点点头,提起那只鸳鸯沙瓶,从她身前绕过。古时一帝释名净有者,右膝着地,合掌问曰:佛为实因缘,能灭众生苦,何故于此处,而雨种种雨?他于白玉瓷像前拈香顶礼,佛祖的慈悲被烟雾冲淡、冲散,最后看不见了。传说炎帝的女儿死后化为精卫,此日此夜,此时此刻,净有的疑问没有神佛为他解答,而精禽填海的神话,却再度重临鲜活人间。他转身走出宫殿,指了指一老迈太监手中簌簌捧着的银托螺盏,盏内波光如敲金破玉,他方看了一眼,就扭头对廊下吩咐:“不得对皇后无礼。”随即游目骋怀,道,“把那个奴婢发羊房,让元琯带齐了人手,亲自去审。”]

     ——《南乡子》

皇后妹子是南乡子中早早领便当的那一波人中的一个,非常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姑娘。

寂寞萎红低向雨,离披破艳散随风。

5.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后世的史学家们评论胤末燮初的历史人物时,无一不认为息衍是东陆四大名将中最具儒将气质的人。虽然儒将风度这一点曾被威武王嬴无翳在阵前讥讽,但仍旧广为人所津津乐道。但也有人对此提出疑义,论据是一册颇具野史成分的冷门史册,史册内容志怪杂谈宫闱秘史无所不包,且大多数都是孤证。年轻的史学家对着那本史册上简短的一句话愣了许久:胤成帝六年七月十五日,息衍斗白毅,或曰:“毅固为龙,衍恐非狐。”

但历史的当局者是不会知道那些争论的。

息衍将静都刺入白毅心口的时候大脑已然没有知觉。他们承教于同一位老师,无论是剑术还是刀术使出来彼此都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息衍的肩头和左胸都有大股的血液冒出,其余受伤的地方也有或多或少的血液往外涌现,剧烈的失血感让他头晕目眩,但他握剑的手仍旧非常稳的搅动,仿佛能听到心脏破碎的声音,息衍抽回了剑。

女人点亮了院子里的灯。

白毅拄着刀向息衍轻声笑了笑道:“那十里霜红的花种,我要不到了。”

息衍沉默了许久:“你本来也不会莳花。”

**

息衍来时没有受到阻拦,去时亦然。女人在庭院中抱着第一名将的尸首作歌——

“为卿采莲兮涉水,
为卿夺旗兮常战。
为卿遥望兮辞宫阙,
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英雄莫死床榻,无需悲伤。这条路我们还将继续走下去,不死不休。”息衍看了一眼清江里的夜色,将拇指按在心头,轻声道,“铁甲依然在!”

马蹄声响,四方应和。]

      ——《名将》

这段多次修改的原因是想在暗处表明息白之间的关系:如果我能完成理想自然是好的,如果不能,我希望你能完成你的理想。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因为本人明史盲并不了解她同人里的人物,所以选了蘇蘇原耽中最能体现人物性格的一段。

[宋君承看着自己的学生,双目温和而清明。沈鸣逯面孔挣得通红,忽地起身离座,脱帽拔簪,把官衣也解了,一齐放到桌上,自己只穿身素色的茧绸直裰,就在椅前一下跪地,上身挺得直屡屡的,仰首朝他望道:“请恕学生无礼,学生这个官,是老师给的,今日总还给老师。参掉也罢、黜落也罢,拚着这顶乌纱不要,只求老师听学生说一句心里话。”宋君承摇摇头,道:“你的官是你自己十年读书、十年抚辑民生挣来,朝廷下敕授来的,不是由谁给你,更不是你能还了给谁,我也没有因几句话,就罢了你的权力。说与不说,你自斟量。”沈鸣逯深褐色的眼瞳里头,忽然闪出一丝豁亮亮的水光,他缓缓伏低身体,匍匐泣道:“学生明日便要离京了,自知自今而后,老师也不再认我这个人了,可等楚寇平定,那时说就晚了,学生不敢问应不应该,只把当说的都说了,心中无愧了,听凭老师如何发落,纵死了也心甘。”宋君承叹道:“你既想好了,就说罢。”沈鸣逯霍地抬头,他眼中的踟蹰畏惧和不忍还没有消失,跪在地下一字一句,绝坚定也绝执著地说道:“漕渠命脉,江左重地,照条陈上的办法,那样改会出事的,先生……师相!宗社至重,东南一旦不稳,必将动摇根本啊!学生人微言轻,惟国家恩养,先生教诲,不敢忽忘。愿乞先生三思,勿担千古罪名!”

宋君承平静道:“你有这些话,有这份心,可以去告诉皇上,通政司、文书房、司礼监,都不会淹你的奏疏,内阁也不会将你的文章扣下。但皇上一日没有革我的职,一俟藩乱厘清,漕政就一定要改,不但漕政要改,朝政、庶政、大政,莫不是百弊丛生,遗祸后世,天子圣明,俱要一一破除!此我平生夙愿,望稷,你不必来劝我。”]

     ——《南乡子》

我永远喜欢宋先生。他温文尔雅,他风仪令美,他九死不悔,他殒身不恤。我愿他生于前朝太平年。

我觉得小赵配不上他。(被打)

7.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都可以哟~

胤普义修罗场,来造作啊~

8.现在按照对方上面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李隆基李林甫×张九龄修罗场]

李林甫在一旁冷眼瞧着那御座上的圣明天子已然显出不愉之色,在心底轻轻冷笑一声,面上却仍旧是端和平静的样子,只一味听着身侧中书令的谏言。

张九龄照旧维持着平日里众人赞誉的风仪,即便是同圣人争执形容仪态也显得进退得宜,但言语终于渐渐冷了下去。他的眼底似乎犹带着初入九重城的坚定,看的天子也不由偏头避了开去。

“陛下三个成人儿不可得。太子国本,长在宫中,受陛下义方,人未见过,陛下奈何以喜怒间忍欲废之?”张九龄最后深施一礼,“臣不敢奉诏。”

李隆基挟怒起身拂袖而去。殿中诸位宰臣渐次离去后,李林甫终于能够正大光明的偏过头去看向仍旧立在殿中的中书令,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不辨真假地赞道:“相公果真是一心为国,只是家事何须谋及于人?”

张九龄抬眼看了他一眼,细看其神色竟似是也笑了笑,最后却只是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有脑补的画面,史料来源↓

寻又以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皆以母失爱而有怨言,驸马都尉杨洄白惠妃。玄宗怒,谋于宰臣,将罪之。九龄曰:“陛下三个成人儿不可得。太子国本,长在宫中,受陛下义方,人未见过,陛下奈何以喜怒间忍欲废之?臣不敢奉诏。”玄宗不悦。林甫惘然而退,初无言,既而谓中贵人曰:“家事何须谋及于人。”

9.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吧~

[驷鞅]

嬴驷在狱中将手放在商鞅的肩上弯下腰去与他对视,字句中都是少年人的矜傲,语气里却偏偏又带着几分或许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急躁的渴望:“您不信我能做一个好君上么?”

商鞅上下打量着他,已然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嬴驷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的面上,一时竟有些怔忪。从前那些在人后的绮念和不合时宜的思慕此时忽然全都迸发出来,一一加诸在这个已至穷途末路的人身上。

“我听人说,你被抓时言说自己为法之敝一至此哉......”嬴驷靠近商鞅逼问道,“商君,您真的是这么想的么?”

“不。”商鞅终于开口了,他的目光仍旧冷而锐利,方才诡秘的笑容已然褪去,“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这样想。”

“是么?”嬴驷在心底松了口气,面上却仍旧带着嘲讽讥诮,正要继续说什么却被商鞅打断了。商鞅强撑着站起身来,但他终于还是要仰视秦国新一任的君上,扯了扯嘴角,然后和声开口。“君上方才问我的问题之前就已经问过了,那时我没有回答——如今我已至死地,再也没什么需要顾虑的事情了......”

“与其说信与不信,倒不如说希望,我盼望君上能让秦国更加强盛,有一日立于诸侯之首,天下向秦。我将以性命匡助君上。”商鞅微笑道。

他从来没那么柔和过。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140字以内,注意尺↑度↓哦。

*蘇蘇的本命cp是多史,因为我不熟所以我就写她原耽的主cp了~

赵容觉出他的宰辅在发抖,只轻轻一动就能听见他细碎的喘/息声。于是他俯下身去,轻轻将自己落在宋君承肩背上的发丝拂去,低声笑道:“宋卿,你也松快些。如今这般夹着,朕疼得实在厉害。”宋君承的眼里一片死寂,仿佛已经看向了空无苍莽的幽都,那个地界如同饕餮一般将他的抱负理想一一吞噬。

见他如此,赵容不由顶/弄的愈发急烈。如此数次,他眼见宋君承终于承受不住的闭上眼去才停了下来。眼角微弯,笑出声来。

岁寒霜雪苦,含彩独青青......如今,终于是自己的了。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自己的本命CP?

[武卫](学不像非常尬)

李瀍传了宫人洗过面手,神色和缓的看着殿外那已然昏沉的的钩心斗角,而地上那青槛玉砖在月色映照下分明若流水一般模样,远处似有梧桐不甘衰谢,数叶迎风的动静。他轻轻抚了抚自己那刺绣着龙纹云水的衣角,向一旁侍立的内监微笑道:“王龙标秋夕泛太湖而作有‘水宿烟雨寒,洞庭霜落微。月明移舟去,夜静魂梦归’之句,朕虽不能至已觉冰寒,幸而今夜的好月色——去请李相公来。”

12.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因为常年萌君臣相杀所以必然是BE,我爱一个人物不仅爱他/她的人物特质,更爱他/她在美好品质被残酷现实雨打风吹时的反应。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标准的君臣cp,感觉在她擅长的领域里发挥的余地更大一些。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因为我们之前混的圈基本不交叉所以没想过,但目前我俩有开始交叉的趋势。以及其实我们一起搞了个武侠设定,目测是个有生之年的坑,这种事随缘吧×

15.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希望蘇蘇产出更多的粮和车,期待老宋真·人生第一炮×爱你么么哒~\(≧▽≦)/~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