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五黑框|填词】草木凋

@何以飘零久 的点梗。
*题目出自杜牧的诗句,灵感来自三框的句子“我不喜欢水性杨花的江南情调”。

填的非常烂而且视角混乱,因为我掺了非常多的私货和私愿,而且还没有想改的欲望。依然没有跳出我之前填词的惯有毛病,诸君姑妄看之叭~
——————
原曲:雨碎江南
填词:沽酒换辞

击檀板 年少交游尽青衫
曾欲与君相期生死 学季子挂剑[1]
也有妙手文章
还喜临摹画卷
算来不过一纸上河山

杨柳疏
岁将阑
少年易老惟爱听锦瑟无端[2]
离合是悲欢 人间行路难
是鹧鸪天[3]

过南楼 欲买桂花载酒[4]
有人忽笑问
今是何年
年少文章多成谶
已隔经年
凭谁问昔年约
笔划分明是
诗经里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叩檀板 看年少者着青衫
空与人相期生死 笑季子挂剑
也见锦绣文章
也见描摹画卷
却知他终不过楼塌了

飘零久 惟愿早告别江南
一生盟定若等闲 当时知有恨[5]
笑君风情万种
昔日曾折杨柳
终不过醉翁之意相关

多年后
又从头
为寻江南烟雨而叩别阳关
或叹惋咫尺真心或假意
都难分辨[6]

别离后 再无桂花载酒
交游多零落
只今二三[7]
白发满头归得也
诗情阑珊[8]
换了人间
凭谁问昔年约
惜掩卷 几句空言

[1]《史记·吴太伯世家》:“季札之初使,北遇徐君。徐君好季札之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
[2][唐]李商隐《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3]上面一句是鹧鸪天里的句子,两框最初笔名鹧鸪天。
[4][宋]刘过《唐多令》:“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5]来自缥缈录里那个连盟书都没有的一生之盟。
[6]这一段和上一段的意向出自我一个非常经不起推敲的五黑框脑洞:北方仅有的一只猴子收到江南的邀约到了江南,发现江南有许多猴子,自己并不像原来所想的那样独一无二,便怨愤江南的水性杨花。没有洗白两框的意思,只是感叹一下现在看来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要走向不同道路的。结局是个私愿,像两框所说的“不如恩怨休”。
[7]来自我对两框的恶意。
[8][唐]白居易《咏怀》:“白发满头归得也,诗情酒兴渐阑珊。”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