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九缥同人】名将(息衍×白毅)

@薤露北辰 的点梗,被屏bi了重发。

*薛定谔的息白cp,我其实非常喜欢苏瞬卿妹子和她与息衍的剧情线,但我不吃白毅和白瞬妹子的cp。

*第一次写九州缥缈录同人,画风诡异,不适点叉就好。
——————
【名将】

胤成帝六年七月十五日,晚,东陆,楚卫国,清江里。

虽然还不到点灯的时候,将军府邸却已经安静下来了。国都清江里因为青衣江的存在,空气同下唐的南淮一样终年湿润。但这本该同南淮一样热闹的都城,息衍在马上四下望去只觉窅眇寂寥。

将军府邸的大门没有彻底掩上,守门的侍卫默然站在原地,看见息衍一行人既不惊讶也不多言,仿佛已经等了很久。只过了一小会儿,不等息衍开口,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较轻的青年看向同伴,做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明白的手势便转身向府邸内走去。

武士们沉默地看着楚卫国的将军府邸,胯下的纯黑战马偶然打个响鼻都能十分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息衍着黑衣系白带,拇指上的铁光明亮如昔,只是嘴角没了那缕标志性的笑意。

年轻守卫出来的很快,他飞快的将半开的府门向内拉开,另一个年长些的守卫看着息衍,嘴角缓缓扯出个笑,然后转身进门并用力将另一扇门拉开。

将军府的前院异乎寻常的大,息衍四下打量了许久才在一棵树下找到正在莳花的白毅和他身旁的谢子侯。白毅听到马蹄声也不回头,只是头也不抬的道:“子侯,把水拿走。”然后他想了想,轻声叹道,“算了,把花也搬走吧。”

谢子侯依言将花盆搬起,经过息衍等五名武士的时候轻轻欠身然后出门。黑色的披风在行走时微微浮动,息衍目送着青年离去,然后回头向着已经面对他站着的白毅笑道:“倘若今天我出不了你的将军府,我就再给你一包十里霜红的花种。”

白毅沉默许久,忽然也笑:“好。”

“趁着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大概走之前还来得及看一眼清江里的夜市。”息衍揉了揉鼻子,“若不是路上的琐事耽搁了行程,我或许还能买下那架老箜篌。”

白毅这次没有接话,他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即便是如今的情形,他也没有去接息衍的话。

“算了,反正你本来就是这么无趣,我一早就知道。”息衍有些无奈,接着下马且缓缓将古剑静都抽出鞘来,轻声道,“天驱武士团,万垒宗主,息衍。”

“楚卫国,白毅。”白毅应道,上前一步拔出了他的斩马刀。

......

后世的史学家们评论胤末燮初的历史人物时,无一不认为息衍是东陆四大名将中最具儒将气质的人。虽然儒将风度这一点曾被威武王嬴无翳在阵前讥讽,但仍旧广为人所津津乐道。但也有人对此提出疑义,论据是一册颇具野史成分的冷门史册,史册内容志怪杂谈宫闱秘史无所不包,且大多数都是孤证。年轻的史学家对着那本史册上简短的一句话愣了许久:胤成帝六年七月十五日,息衍斗白毅,或曰:“毅固为龙,衍恐非狐。”

但历史的当局者是不会知道那些争论的。

息衍将静都刺入白毅心口的时候大脑已然没有知觉。他们承教于同一位老师,无论是剑术还是刀术使出来彼此都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息衍的肩头和左胸都有大股的血液冒出,其余受伤的地方也有或多或少的血液往外涌现,剧烈的失血感让他头晕目眩,但他握剑的手仍旧非常稳的搅动,仿佛能听到心脏破碎的声音,息衍抽回了剑。

女人点亮了院子里的灯。

白毅拄着刀向息衍轻声笑了笑道:“那十里霜红的花种,我要不到了。”

息衍沉默了许久:“你本来也不会莳花。”

**

息衍来时没有受到阻拦,去时亦然。女人在庭院中抱着第一名将的尸首作歌——

“为卿采莲兮涉水,
为卿夺旗兮常战。
为卿遥望兮辞宫阙,
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英雄莫死床榻,无需悲伤。这条路我们还将继续走下去,不死不休。”息衍看了一眼清江里的夜色,将拇指按在心头,轻声道,“铁甲依然在!”

马蹄声响,四方应和。

——————
注一下为什么是步战,因为息衍白毅的马战武器......印象里白毅的魂印武器是远程弓箭,息衍的武器是近战的戟所以我选择了步战......至于那个七箭的flag还是让两框老师自己填叭我选择蹲坑×

评论 ( 19 )
热度 ( 48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