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陆)曾许微臣水共鱼

*完结章,末尾承接本文开头。
——————
【陆】曾许微臣水共鱼

章武三年  春三月

“我没想过。”刘备蔼然看着榻前的人,眼睛仍旧是如同以往的清和悯然,微笑道,“创业未半便撒手离去这种事,我从来没想过,说出去也太丢脸,所以你别怕。”

诸葛亮镇定的又喂了他一匙药:“我没怕,这种话你该去跟几位夫人说。”

此时殿内没有外人,原本燃的香也因同药气相冲而被灭掉。好在那药气在被习惯之后也没有更加难闻。刘备苦中作乐的想到了之前自己为了解暑吃的黄连,然后抬眼看着自己丞相那勉强算作沉静的脸色,笑着拿过那碗药直接一饮而尽。

“我昨夜又做梦了,早上醒来只记得那梦里有烈烈的风声和轻轻的马蹄声。细细想来也该是小马,否则那马蹄声怎么会那样轻。”刘备不忘跟自己的丞相言笑晏晏,“你说呢?”

“嗯。”诸葛亮显然不想多说,看着刘备兴致还好的样子,终于搭了一句话,“也或许是年迈的老马,至于那风声,大约是在北方的冬日里的缘故罢。”

“是啊。”刘备笑得自己眼角上的纹路愈加清晰,“我听说狐死正丘首,仁也。想必是年老的马归乡去了。”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也是这个意思。”诸葛亮轻声道,“其实也未必是仁的缘故,纵然是大逆大悖之人,也想埋骨桑梓罢。”

“我不读《楚辞》,《诗》倒是读了一些。”刘备看着自己的丞相,带着未去的笑意伸出手去与他五指相扣,“你呢?”

诸葛亮怔了怔,然后想起建安十六年刘备去往益州的前一个夜晚,眼前这人也说过相似的话,将自己的心意轻轻巧巧的交付了出来,后来还笑的得意:“我知你素来谨慎,若不如此,你未必肯说。”

不过片刻,诸葛亮便轻笑出声:“臣与陛下君臣一体,自然要仿效一二了。”

刘备眼中笑容更见愉悦,然则其中还显出了几分难以掩饰的疲色,却又忍不住道:“圣人有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我素来不敏,不如丞相为我诵读一二以解惑。”

诸葛亮闻言神色不改,看了刘备许久,尔后忽然长笑一声:“这有何难?”

“维天之命,於穆不已......”诸葛亮只唱了一句便停了下来,展颜一笑另做别歌,“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这次诸葛亮唱完了整首歌,含笑问道:“陛下以为如何?”

刘备不答反问:“我去寻你之前曾听徐庶说你好为《梁父吟》,如今又作何想?”

诸葛亮侧头咳了几声方道:“今时今日,臣犹未改昔日之愿。”

刘备沉默片刻,目中似有不忍之色,终于颔首叹道:“我一直是信你的,时候也不早了,去叫他们来罢。”

先主病笃,夏四月癸已,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

————————
完结撒花∠※本来是想写万字短篇的,但删删减减就只写了不到七千字。可能时间线比较混乱,之前已经简单提过了,现在再重复一遍,本文的主时间线是章武三年往后,可以理解为丞相在先主死后就开始做梦梦见先主三顾,等到梦见先主托孤白帝的时候自己也星落五丈原了。一言以蔽之这篇文就是一个南柯一梦的狗血故事。最后说一下:本文cp只有玄亮,维亮禅亮都是不存在的,而且也没有单箭头情况。特意标注出来是因为lof主本身作为一个亮allorall亮党写文会不小心夹带私货×

希望诸君食用愉快~\(≧▽≦)/~

评论 ( 13 )
热度 ( 66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