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伍)运去英雄不自由

【伍】运去英雄不自由

建兴十二年

五丈原的风声自来时便凛然有兵戈气,听在耳中总觉不祥。姜维将一碗军医熬的药端入营帐时,诸葛亮神思困倦,恹恹欲睡。

“丞相,喝了药再休息罢。”姜维上前为诸葛亮披了一件衣裳,“军医白日里说过这样易受凉。”

诸葛亮撑着饮尽那药,轻轻一笑揶揄道:“伯约怎么也学会说这样的话了,往日里倒是不常见。”

姜维动作一停继而笑道:“丞相有疾,陛下尚自成都遥遣人来问,做臣下的又岂敢再如之前那般粗心呢?”

诸葛亮闻言不由沉默。托付不效的事情终于发生,他想起从前闻说江东周公瑾过世的消息传至身前时,先帝的一声叹息,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但他最后只是对着多年的属下微微一笑:“倘若你也是粗心的,我还能再放心谁呢?”

姜维一怔,立时便下意识的去看诸葛亮的脸色,却见已经年老的丞相仍旧是温和含笑,然而他忽然觉得有种悲凉无奈之意从诸葛亮的周身逸出,不由轻声唤了一句:“丞相。”

“嗯?”诸葛亮醒了醒神,勉强开口道,“已经百余日了,司马仲达果然是......”

余下的话渐渐低了下去,姜维侧耳过去也只听见一声叹息。

诸葛亮起身向军榻上走去,卧在榻上时看着姜维匆忙过来的模糊身影,在昏昏沉沉中想,司马仲达果然是老辣克制,这次北伐,怕是又要败了。

姜维脚步急促,声音微微颤抖道:“丞相?”

军帐外间的风声都似乎远了,诸葛亮回想了之前他所传的军令写的文书,确认没有再需要多去叮嘱的事情,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他向姜维伸手示意他上前,借力坐起后轻声道:“你知道先帝么?”

姜维有些怔忡,然后下意识的接口道:“是。”

诸葛亮低低笑出声来:“我梦见先帝了。”

姜维呼吸不由一滞,接着便听见诸葛亮继续道:“自先帝去后,我一共梦见他三次,一次在南阳,一次在荆州,一次在永安。

“南阳的时候我还年轻,毕生所愿便是寻得一个能让我心甘情愿为他死而后已的主公,就像文王之于姜尚,齐桓之于管仲,幸得先帝。

“荆州的时候你相比知道先帝取益州意味着什么。那时我就明白,我辅弼的主公终将飞龙在天。

“前两次我都不曾有所愧怍,然......”

姜维涩声道:“丞相何出此言,倘若先帝在世,也必然不会令丞相如此难安。”

“是么?”诸葛亮语声微弱犹带笑意,“你又不是先帝,如何算数。从前我跟你说过,普天之下,莫非汉民......”

“是。”姜维一字一句以便诸葛亮听得清楚,“一夫有死,皆我之罪。”

诸葛亮闻言不由睁了睁眼睛,无奈笑道:“这话便不必记了。你且去罢,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

姜维出帐时望了望天,但见长星摇摇欲坠。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48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