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肆)鸳鹭行间催阔步

大概下周就把这个坑填平了叭~\(≧▽≦)/~
——————
【肆】鸳鹭行间催阔步

建安十六年

是夜,刘备轻轻敲了敲诸葛亮榻上那样子格外不同的警枕,而后微微蹙起眉头,不放心道:“你睡得惯么?”

诸葛亮镇定道:“自然,我又不是自讨苦吃的人。倒是主公,此去益州当小心为上。”

“你如今也学会说这样的话了。我还记得刚离开南阳的那段时日,你可不像现在这样......”年长者沉吟片刻,才含笑续了一句,“宜其室家。”

诸葛亮一怔继而有些无措,但很快便释然了,温软的眼睛里含着和悦的笑意:“主公昔日与关张二位将军论鱼水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么?”

“啊?”刘备着实愣了愣,数年前的一时戏言被重新提起,纵使他素日里同诸葛亮不比旁人也由不得生出几许尴尬,犹疑道“那是......类美人之喻罢了,你在意么?”

其实那话到最后一句之前都十分妥帖,叫人寻不出错处。奈何刘备心有他念,到底露了形迹。但一旦问出又觉得异常轻松,眼睛盯着诸葛亮,像个毛头少年一样等他回话。

诸葛亮坐在灯下随手翻了一卷白日里的文书,闻言似乎没有听出那话中深意,只仰头向他轻轻笑了笑:“主公如此说来,我若说介意,心胸也未免失之狭隘了。主公还有别的事么?”

他说话时眼里恰到好处的露出了几分询问的意思,连带着那话里的逐客意味也变得极其委婉。但逐客到底是逐客,以刘备素日里那君子品格和闻歌知意的本事也不会不明白,然而他偏偏像被蛊惑了一样,也跪坐在诸葛亮一侧,并伸手合上了那卷用来打发时间的文书。

诸葛亮眼神中的疑惑终于有几分货真价实了。

刘备沉默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铺垫道:“其实之前你去江东我就想跟你说的,但那时候的情况你也知道,后来我便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诸葛亮心中已有了一个猜测,隐隐明白些东西,却只觉得荒诞不可置信,面上仍旧沉静温和,点头轻声道:“我明白。”

刘备终于道:“我并不喜欢屈原的辞赋,《诗》三百倒是读了些。”

这话说的未免直白,半分可能引起误解的退路也没给诸葛亮留下。诸葛亮不由苦笑,正要说什么,却被刘备打断道:“我南阳听你一席纵横之言,除了想到天下苍生,还想到《诗》里那句‘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诸葛亮终于笑出声来,眼里有几分真切的愉悦,最后伸出手去按在刘备的手背上:“幸甚。”

**

刘备入益州不久,关羽同诸葛亮在荆州城头往益州方向看时,年轻的信使将一封信交到诸葛亮的手里,清脆禀告道:“主公言说,此信务必请军师亲启。”

那纸笺展开后,关羽奇怪的发现向来温和而沉静的军师,脸上显出几分因为欣悦而生出的红意。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tbc.
——————
注:
[1]末尾的鱼雁传书是 @过去光锥 的点梗,因为恰好要写到这里就合并同类项了(被打)。

[2]解释一下这篇文,蕉中覆是用插叙的方式写的。真正的时间线是章武三年往后,那些玄亮同框其实是丞相做的梦,昨天那章我没有回复是因为不想挨着回复同样的问题了QAQ,这里统一回复一下,丞相不告诉后主自己梦见过先主只是因为他照顾了一下这个倒霉孩子的幼小心灵,而不是魂魄不曾来入梦......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