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叁)香叶终经宿鸾风

【叁】香叶终经宿鸾凤

建兴三年春

刘禅决定去看望诸葛亮时已是到了出征前一日,春来已久,衮冕穿在身上都似乎轻软了许多。出宫前他想了很久,最后终于拿定了主意,带着早已备好的金鈇钺,曲盖,前后羽葆鼓吹,以及自己在宫内抄写的《六韬》去了相府。

其时诸葛亮正在跟马谡谈论即将到来的南征,面色略显疲倦,显然没想到刘禅的到来。直到马谡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才从适才的谈论中脱离出来。抬手揉了揉微蹙的眉心,向刘禅行了个礼。

刘禅慌忙上前伸手扶道:“相父客气。”说完这句话又将手缩了回去,且侧首看了看诸葛亮身后的马谡。

马谡见此便道:“陛下,丞相,臣先告退了。”

等他离去,诸葛亮便向一旁的尚未加冠的少年和声问道:“怎么这时候来了?”

刘禅不答,却是转身向身后的宦者道:“朕抄的书呢?”

那宦者连忙将一摞手抄的《六韬》奉上,刘禅接过递给诸葛亮,仰头向他笑道:“先帝和相父嘱咐的那些话,朕都记得牢牢的,明日相父放心出征便是。”

诸葛亮含笑接过,随手翻了几页便搁在几上,转头轻声赞许道:“陛下进益了许多。”

得到赞扬的少年眼睛一亮,随即咬了咬唇,回头向那宦者道:“你且退出去。”

诸葛亮有些不明所以,等到室内只剩两人时方见刘禅回头,犹豫了片刻才道:“章武三年,相父从永安回来,曾经病过一阵子......”

少年本就微弱的语气最终在诸葛亮温和的目光中消失。然后借力般的伸手握紧了那卷《六韬》,眼睫到底渐渐垂了下去。

诸葛亮看着少年无所适从的样子也不多言,他了想起章武三年自己抱病在府的那段时间。那时的少年比之现在更加不能自制,他的性情软弱而凉薄,这样的问题问了一次之后便明白在诸葛亮这里得不到答案。之后就一直不曾再次询问。但诸葛亮最后也只是轻声笑了笑,道:“今夜陛下旧事重提,可是又有新的疑问了么?”

“不是。”刘禅似乎当真从那卷《六韬》中汲取了些许勇气,抬头直视诸葛亮道,“朕还是当日的问题,相父与先帝当真是鱼水之谊?”

诸葛亮终于有些疲倦了,他颔首道:“是,臣与先帝确是‘浩浩者水,育育者鱼。未有室家,而安召我居?’的鱼水之谊。”

刘禅的脸色瞬间变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少年的心思一览无遗,诸葛亮看着他几经变化的神色,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却还是温和的:“陛下,臣虽不才,但自问自从南阳跟随先帝之后,亦竭肱骨之力以报先帝三顾之恩。先帝中道崩殂,臣夙夜忧叹未敢惜身,恐伤先帝识人之明。南征在即,陛下却仍旧在意这些小节么?”

少年面上渐渐红了,他眼见相父自几上取出另一份奏表递了过来,轻声道:“臣本是打算明日上表的,既然陛下屈趾,不妨现在交给陛下。”

那是一封出师奏表,少年览毕面上红意更甚,嗫嚅道:“相父......”

诸葛亮温和道:“陛下抄写《六韬》,可看过先帝所言的《商君书》么?”

刘禅勉强答道:“商君酷峻,朕只粗看了一遍。”

汉丞相看着帝国新一任的君主,笑意渐深,带着那时少年绝不明白的意味笑道:“先帝择的文章自有道理,陛下好生修习方是正经事,旁的事暂且搁一搁也无妨。”

“是,朕听相父的。”少年临去时回头问道,“相父,先帝去后从未入朕梦中,你梦见过他么?”

这次诸葛亮沉默了许久,方静静地答道:“臣不曾。”

tbc.

注:文中出师表为私设,不是前后出师表中的任意一篇。

评论 ( 12 )
热度 ( 67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