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胤普】黄粱

*做梦也不忘洗白自己的赵匡胤(并没有)

*老赵生贺,没能挑在正日子发而且我之前还想写义普来着,后来终于败给了那些年被门牙支配的恐惧,于是临时改写了一篇胤普~\(≧▽≦)/~
——————

【黄粱】

宋开宝九年  冬十月

汴梁的天气入了冬的午后惯常是干冷的,即使偶有一缕日光穿过朱红宫墙照在宫内人的衣衫上,也难以驱散因连日不下雪所带来的干涩。自入冬以来直到今日,才总算是有了些许阴凉的模样。

“官家今日精神瞧着好些了,可要出去走走?”王继恩笑眯眯地上前给赵匡胤递过一盏茶,轻声笑道,“前日官家说那教坊萧韶部里那新来的人击鼓击得甚好,不如就今日传来?”

赵匡胤放下茶盏,掀起眼角看了宦者一眼,直把王继恩上挑的唇角看的发僵,才对着他笑了笑,算是允了。

王继恩出了殿门擦了擦额角的汗,看了看那竟已有了些许阴沉的天色,长长的出了口气。

想来汴梁,即将要有一场大雪。

赵匡胤冷眼瞧着那击鼓的人,结果自然是看了半晌也没能将他看出花儿来。一旁的王继恩论起揣摩上意来乃是万里无一的一把好手,一见此等情况便知官家意不在此,却又不知为何赵匡胤先前准了自己将那击鼓之人传来。思来想去便搭眼朝那人仔细瞧去,只见那击鼓的人身量清瘦,除此之外也没甚么特别。

“够了。”赵匡胤摆了摆手,起身向王继恩道,“先时朕命人做的衣裳,赏他一套罢。”

傍晚时分服侍完赵匡胤休息,宦者悄悄掩上殿门。看着那仍旧没能下起雪来的天色怔怔的出了会子神,临去时又回头朝着殿内的方向看了一眼,才想起先前官家的旨意,便忙命人去办。

**

“你舍不得我就算了,干什么还让光义那小子来跟我说,说就罢了,还说那些陈词。”已经穿上黄袍的男人朝身边的人挤眉弄眼,笑的一脸欠揍,“我就说则平你肯定对我有意思吧。”

见那清润的人冷着脸不理他,赵匡胤也不觉得没趣儿,反倒死皮赖脸的上前一把把他抱在怀里:“你说你又不是不喜欢我,干什么私下里总是这样。”

赵普被他的厚颜惹得几乎要笑出来,终于抬眼看他,开口:“你让不让我跟你一起去。”

赵匡胤摇了摇头,仍旧是笑呵呵的:“不行不行,跟我同生共死的除了一起打过仗的弟兄,就得是卿卿了,你不能去。”

赵普闻言先是蹙眉,尔后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绯红,却仍是似笑非笑地咬牙道:“官家果真是个重情意的。若非圣人不能涉险,想必官家也是很愿意带着她去的。

赵匡胤爱极了他如今的样子,恨不得立时便将这人揉进心口,所幸理智尚在,却也忍不住亲在他的脸上:“则平,你要是......你要是承认你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我就带你去。”

赵普听得怔怔的,等到平静下来明白赵匡胤答应了自己才斥道:“官家胡说什么。”

却是已渐渐的有了恼意。

赵匡胤不由哈哈一笑大是畅快,到底死性不改的忍不住调戏他了一句:“不过你瘦成这样,禁得住穿上甲胄么?要是禁不住,不如就跟我穿一件罢。”

太祖将亲征潞贼李筠,诏留后吕余庆、赵普于京师。普因私谒太宗于朱邸,且曰:“普托迹诸侯十五年,今偶云龙,变家为国,贼势方盛,万乘蒙尘,是臣子效命之日,幸望启奏,此诚愿军前自效。”太宗即以闻上,太祖笑曰:“赵普岂胜甲胄乎?”

开宝六年

“相公这病怎么就一直不见好!”赵匡胤的脾气仍旧是经年不改的急躁,“治了那么久也不好,一群没用的!”

“咳咳,好了。”龙榻上的紫衣相公轻声道,“还是这么急......我有话跟你说。”

等太医宫人都退出去,赵匡胤疾步上前拉住赵普冰凉的手:“你想说什么?”

“你过来些。”赵普的眸中含了几分柔软的情意,唇角略微上挑,露出一个隐秘的笑,“我告诉你一件事。”

赵匡胤颇有几分不明所以,却立时毫不含糊地向着赵普低下头去,几乎要贴上榻上人的脸。赵普似叹非叹,然后却是轻轻一笑伸出另一只胳膊揽住赵匡胤的颈,缓缓向他的脸上吻了过去。

赵匡胤僵了僵,记忆里这似乎是赵则平第一次主动亲近自己。他是那样的谨慎而柔软的处理着他们超出君臣的关系,这样的行为确实是第一次。

虽然吃惊,赵匡胤却也不打算放过这少有的机会,立时便将紫衣相公抵在身下,赵普却笑着躲了开去:“都这么久了,还是跟从前一样不正经。”

赵匡胤喘了口气,不依不饶地道:“是谁先招惹的人?”

见他如此不讲理,赵普不由失笑,继而轻声道:“是我。”

“那就是了。”赵匡胤终于放过他,将他揽在怀里,“太医说你这病是操劳多度的缘故。说起来汴梁的天气也不好,不如你先离京养病,等你好了再回来。”

“好啊。”赵普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三郎的脾性虽然古怪些,你也别总是跟他置气。”

赵匡胤静静地听着,听到最后忽然笑起来:“你这言语......倒很有几分当嫂子的样子。你一直这样瘦,我前些日子给你做的衣裳想来是还能穿的。”

会雷有粼击登闻鼓,讼堂后官胡赞、李可度受赇骫法及刘伟伪作摄牒得官,王洞尝纳赂可度,赵孚授西川官称疾不上,皆普庇之。太祖怒,下御史府按问,悉抵罪,以有粼为秘书省正字。普恩益替,始诏参知政事与普更知印、押班、奏事,以分其权。未几,出为河阳三城节度、检校太傅、同平章事。

**
赵匡胤醒过来时日头已经西斜,眼见金乌西坠,那雪仍旧没能下成。王继恩一早便进来等候他吩咐,赵匡胤揉着眉心,想了想道:“宣晋王来罢。”

他终于没能想起梦中事。

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殡于殿西阶,谥曰英武圣文神德皇帝,庙号太祖。太平兴国二年四月乙卯,葬永昌陵。大中祥符元年,加上尊谥曰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

汴梁有雪。

评论 ( 13 )
热度 ( 46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