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天方列国志】双鱼

故事设定来自 @天方说书人 双鱼之战

写这篇文的我仿佛回到了写奇幻的中学时代,感谢原作者的设定,设定属于他,ooc属于我×设定有参考天方其他设定。

骨科预警
————————

【双鱼】


我曾经见过那个人最阴郁邪恶的神情,但没有人相信。他们都不相信那个总是守礼谨慎,仿佛永远不会生气的天方嫡次子会像我说的那样。偌大的天方国国都内,只有嬴胜愿意认真听我讲这件我亲眼所见的事,我看着他温和而柔软的眼睛心想:如果我不是这样小,我一定要嫁给他。

“所以,你亲耳听见王宫里的太子殿下说这样话,亲眼见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是么?”嬴胜似乎总是很有耐心,在听完我的讲述之后,他还能微笑着问我,“为什么没有别人听见看见这些呢?”

我歪头想了想,说:“因为太子殿下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谨慎的,不,或许他比化蛇还要谨慎,如果不是我那天足够幸运,大约也是不能看见也不能听见的。”

然后我看见嬴胜似乎变得有些难过,他伸出手抚了抚我的头发:“是的,你是个幸运的小姑娘,我非常感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但以后不要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了。”

我撇了撇嘴道:“我才不会告诉别人,他们都不愿意相信我,他们愚蠢而自以为是,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却对别人的告诫和倾诉不屑一顾。”

“是的。”嬴胜似乎被我逗笑了,“你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姑娘了,回去罢。”

“嗯!”我笑着点了点头,转身便轻快跑了起来,我觉得我的眼睛里一定在发光,就像我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被恋人赞扬了的宫人姐姐一样。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有刀剑出鞘的声音,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文
“舅舅,你说这次我们能不能胜利回去?”青年人唇角带着笑意,仿佛尺规一样标准的雅正端和,靠在自己的天狼马上向身侧的中年人询问。

“殿下战无不胜。”中年人轻声道。

“战无不胜?”青年同样低声的重复了一遍中年人的话,忽然从喉中发出了压抑不住的笑声,“不,这是走向刑场的战争,我不知道您是从哪里来的这种信心,姜氏和姬氏都盼着我死在双鱼谷,死在那些玄人的骑兵手里。就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我曾经站在谷口往四方看去,推断自己的死地,我不喜欢双鱼谷这个充满兵戈之气的地方,如果一定要选一个长眠之地,我希望葬在南部的天方山。”

嬴胜阻止了姬礼接下来的话:“这是不祥......”

姬礼伸手按在嬴胜的唇上,笑的端和温雅:“舅舅,我愿意说遍这个世界上最吉祥如意的话语,愿意把这些吉祥话跟所有人说。可是我有时也想把自己的不安恐惧说给别人听,可是我能说给谁呢,没有人愿意听我讲话。他们只想看着我一再退让,如果我像您从前跟我讲过得那些被天方人,玄人,兰人,姜人,羊人驯服的牲畜一样被他们驯服,自己戴上镣铐走进囚笼,那也没什么,可是您愿意看到这样的我么?”

嬴胜伸手拉开姬礼的手,轻轻叹了口气:“殿下,我们是兰太人和天狼子的后裔,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也不必担心和不安。臣更不会让您玉体有损,倘若您有所损伤,必然是臣先一步去往死地。”

姬礼眼睛里发出不一样的光芒,可他的表情仍旧温和道:“我刚才听您说要步入死地之后心慌的厉害,也想像您方才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一样阻止您,我知道这是我爱您的缘故。现在我想知道,您也爱我么?”

嬴胜过了这么多年仍旧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只能回答道:“是的,我就像天方子民热爱陛下一样的爱您。”

姬礼道:“可您知道我不能像热爱陛下一样爱您。”

“是的。”

青年听了这样的话,忽然就发力将中年人压在身下,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上:“您从前给我讲过很多故事,我最喜欢那个厉人兄妹的故事,如果我们能成功回去,我就在坐上王座之后带您去往那里。”

然后嬴胜看着青年收回了手指,珍而重之的吻了上去。

“我们走吧。”姬礼微微笑道,“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