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贰)二陆初来俱少年

【贰】二陆初来俱少年

建安十二年冬夜  南阳

万里彤云厚。

“兄长近日可别再出门了。”尚未束冠的少年挑帘进门时只觉外间带来的寒气被室内炉炭生出的暖意渐渐驱散,他走上前去向室内的青年抱怨道,“那豫州牧来了两次皆不曾得见兄长,留书言道近日可还要再来呢!”

少年故意将那“再”字咬得极重,且虽说是抱怨的口吻,那清俊秀致的眉眼却是带着笑意,凑到兄长近前细细打量了一番又施施然道:“哎,说起来那豫州牧真真是好脾气,连着两次没能遂愿见到卧龙先生也不着恼,还能好生撑着一张笑脸来问我要笔墨,我瞧着他那两个随从,可气得了不得,那眉毛鼻子眼睛,呵,果真是力能排南山的壮士。”

“我怎么教你的?不可妄议人非。”诸葛亮伸手将少年凑至近前的脸推了开去,轻咳一声,继而板着脸教训他,然而面上的端肃转瞬便被少年眉眼中的慧黠引得攒出几分笑纹来,“我近日不出门。”

诸葛均本是撑着腮笑,闻言立时长跪行礼道:“是是是,小子受教,先生且饶了我这遭罢。”

诸葛亮绷不住面上的笑,向少年斥道:“又混说!”

诸葛均这才坐了回去,看着室外的方向轻声道:“看这天色,似乎是要下雪了,阿嫂前日才给我缝好的冬衣,想来很快就能上身了啊。”

“那也经不住你胡闹。”诸葛亮道,“先前你阿嫂脾气好,不肯说你罢了。”

“先生说的是,小子记下了。”言迄,诸葛均偏头撇了一下嘴角,续道,“那豫州牧若是再来,兄长会跟他走么?”

诸葛亮不答反问:“阿均,你觉得曹孟德如何?”

少年怔了怔,确认兄长确实是用了疑问的语气方道:“若论才干,董卓已来,豪杰并起。曹操以名微而众寡之局克袁绍,以弱为强,是个了不起的主公。”

诸葛亮微笑道:“嗯,还有呢?”

少年闻言冷笑一声,清亮的嗓音在陋室中响起:“挟天子之徒,不过是燕啄皇孙的赵氏姊妹罢了!”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女子自少年身后笑出声来。她将烫得滚热的酒端了上来,清丽的面上是收不住的笑意,直笑的少年的脸微微发红,方才的神采飞扬竟是收敛起来,继而嗫嚅道:“阿嫂别笑话我。”

那女子闻言笑声愈烈,许久才止了笑道:“怎会......阿均说的很是。”

诸葛均红着脸挑帘疾步进了后院,出了门才想起兄长仍旧不曾回答自己先前的问题。

“那豫州牧若是再来,兄长会跟他走么?”

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


tbc.

————————

1.期末考之前缘更

2.其实这章题目取忆昔南阳顾草庐或许会更好,然而大苏这首沁园春着实扎心,尤其那句“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评论 ( 26 )
热度 ( 38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