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玄亮】蕉中覆(壹)西陵那忍送宫车

【壹】西陵那忍送宫车

先主病笃,夏四月癸已,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

永安南陆时节,夜里的风一贯是干的。即便在府中室内,仍旧能有那么一缕幽微的风从半掩的窗扉处拂来。

诸葛亮在昏沉中察觉到有人递过水来,响在耳边的语调温和而柔软:“如今还需珍重自身,方不负先帝托孤之命。”

说这话的是黄氏,诸葛亮微微凝了凝神,靠在榻上一手接过水来,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继而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轻轻颔首向她含笑道:“你且去休息罢,不必在这里陪着了。”

黄氏闻言不由轻轻叹了口气,面上浮现出一缕似悲似喜的神情,旋即展颜一笑,黑琛琛的眼珠却泛起光来。到底是未曾离去,轻声叹息道:“今日陛下又遣人来了,你身子若还不好,往后可怎么处呢?”

“这没什么。”诸葛亮掩口咳了一声,“如今诸事尽皆不可延误,我明日便上疏,咱们尽早回去。”

“好。”黄氏也不多言,从他手中拿过杯盏,柔声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门外的医官已等了许久,黄氏向那医官招了招手,敛眉轻声问道:“丞相除了您先时所言的症状,可还有旁的不妥么?”

那医官上了年纪,说话格外慢些。更兼他素来是谨慎的秉性,故而捻须沉吟良久方道:“没有了。但哀毁过度之患亦不可小觑,还是珍重保养为上。”

黄氏的面色变了几变,好在夜色沉沉看不清晰,那年长的医官只听见她素来如此的清和语调:“妾记下了,有劳您了。”

翌日,亮上言于后主曰:“伏惟大行皇帝迈仁树德,覆焘无疆,昊天不吊,寝疾弥留,今月二十四日奄忽升遐,臣妾号啕,若丧考妣。乃顾遗诏,事惟大宗,动容损益。百寮发哀,满三日除服,到葬期复如礼;其郡国太守、相、都尉、县令长,三日便除服。臣亮亲受敕戒,震畏神灵,不敢有违。臣请宣下奉行。”

五月,梓宫自永安还成都,谥曰昭烈皇帝。秋,八月,葬惠陵。

————————
期末之前作死挖坑.......(遁)

评论 ( 26 )
热度 ( 61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