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青山庄】风雨

出场人物 @彧谦  @沽酒换辞  @思考の树懒草 以及提了一句的 @堰川@葡萄大侠

废话多,慎入!
————————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国风·郑风·风雨

“酒姑娘,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不找户人家嫁了,真就嫁不出去了。这次请我说媒的是张屠户家的公子,生的俊俏人品又好,姑娘你考虑考虑如何?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

“快下雨了。”站在酒肆的酒姑娘对说话的人和声笑着,眉眼都弯起来,倒是给那素淡的面目添了几分颜色,“我这里只有酒,就不留客了。”

随后收了酒招向内室走去,再出来时素手上已然携了一把伞,递给来说亲的媒人,那微带着口音的长安话格外宛转:“上次您的伞落在这了,若是想要酒了,还是欢迎您来的。”

媒人不由一怔,不由重新细细打量了立在眼前的青衣女子,叹了口气道:“酒姑娘,我也不怕你恼,咱们干的都是下九流的勾当,还能做个什么打算计较?不若早早嫁了人,也了了这桩业障恨事不是。”

酒姑娘果然不曾恼,风吹起她额前的碎发,她也不梳理,只仍旧浅浅笑着:“是。”

等那媒人去了,酒姑娘看了看已然泛了灰黄的天色,心知一场雨在所难免,迅速的收了窗,将外面的桌椅酒瓮搬进酒肆。年幼时的剑术已然忘得干净,且那本也算不得多高明的剑术,用以防身尚且不成,如今在长安所倚仗的,不过是那见风使舵的本事和那无坚不破的好脾气。

倒是那与生俱来的力气让她少吃了不少亏。

“姑娘还做不做生意?”

搬桌子的间隙,酒姑娘眼角余光中出现了一片素色衣角。她微微一怔,下意识的便道:“做的,请进罢。”

天色昏黄风雨欲来,残灯如豆一明一灭。酒姑娘将最后一条长凳搬进酒肆时,酝酿许久的大雨鄱然而下,洗尽长安。

“姑娘好力气。”来人似笑非笑的开口,精致的眉眼带着笑意。

酒姑娘擦了擦手,将新酿的酒开了封递了过去:“给你。”

那人微挑眉眼,声音微带了讶异:“姑娘认识我?”

酒姑娘似乎觉得有趣,坐在客人的对面,微微撑着腮笑:“我并不曾说我认得你。”

客人也笑,不过那笑中带了了然的笃定:“可你的语气骗不了人。”

“不愧是名满长安的人。”酒姑娘颔首,似是认同,转瞬话锋一转,面色却丝毫不变,“不过我实在是好奇,夜色将至大雨倾盆,怎么会突然到我这小小的酒肆来讨酒喝?”

“兴之所至,不请自来。姑娘见怪否?”

酒姑娘好脾气的应道:“我做的是开门待客的生意,有生意做又有钱赚,怎会见怪?”

那人面目在残灯映照下隐约起来,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长安城人人都说酒姑娘的脾气好,若是旁人来此,姑娘插科打诨想来也不在话下。”

酒姑娘是个姑娘,且是个大漠风沙里长大的姑娘,再在长安待十年也听不懂那些带着长安口音的拐话。

她又开了一坛酒递了过去,抿了抿唇,浅笑盈盈:“从前我见过一个穿着银头盔甲的将军,特别喜欢吃葡萄。那是我就在想,能不能用葡萄酿酒,阿爹笑我傻,后来到了长安,可再没人笑我傻啦,我阿爹没了,阿娘没了,连那酒肆都没啦,阿爹说,等再过几年,就让我来继承那家酒肆,他就跟阿娘骑着骆驼来长安,看看长安的美酒是不是就真的那么好喝。

“那年番人入边,整个镇子的人都被杀啦,我想着好歹来长安看看,你瞧,用葡萄也能酿酒的。这种手艺,长安可没有。”

“长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来人饮下最后一碗酒,“你恨番人么?恨朝廷么?”

“不恨。”酒姑娘起身收拾酒碗,仍旧是在笑,“我没恨过谁,也没恨过什么事。敌视番人不过因为我是本朝子民,立场决定态度罢了。守家卫国无可非议,我也不想去辩什么对错。若真要一个一个计较起来,怕是世间无人不可恨,无事不可怨呢。”

那人去时雨已停了,有鸡鸣声。

***

“后来呢?”

酒九觉得青山庄的风水定然很好,养的庄主愈发漂亮,闺门毓秀的千金好奇起来不用多问,只简单一句话便使人如沐春风。

酒九收起酒具,看着面前的美人,笑道:“没有后来啦,我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后来才知道,他在去我酒肆的第二天就被一个官家人接走了。”

“阿九,你在伤心么?”庄主轻声细语道,“你这么喜欢他。”

“我没伤心。”酒九的表情一点也不像说谎,她仍旧浅浅微笑,“庄主,你又好看又聪明,我真羡慕你。”

她的语调柔软:“我听他唱戏听了两年,可什么都没听懂,要是我有你一般聪明,说不定还能与他多说几句。”

庄主低声叹息:“阿九。”

“算啦。”酒九忽然笑出声,“咱们去瞧瞧李大公子,也不知昨日怎么了,这样热的天,他捂得那样严。”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