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青山庄】酒娘


出场人物: @葡萄大侠  @凌疏  @彧谦  @沽酒换辞

————————
BGM:眉间雪

阿九十三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外乡人。

边陲小镇的酿酒世家里养出来的姑娘,注定没有柔烟绿暖,疏雨桃花与其相伴。记忆里,家乡永远漫天风沙,无止无歇的吹了一十三年。

从小修习剑术的姑娘,第一次救人却是用刀。阿爹的那柄弯刀开了刃轻易便能取人性命,即便只是个十三岁的姑娘,却也有着异乎常人的力道。在镇前的古树下,刀刃划破来人脖颈时,猩红的血溅到地上,渐渐蜿蜒成了阿九心中的魇。可她仍旧镇定的还刀入鞘,回头安抚险些被番人欺侮的姐姐。

那是小镇上卖豆腐的姐姐,十七岁,花一般的年纪,花一般的模样。却偏偏生在风沙甚急的边陲小镇。

“小姑娘,你力气很大嘛。”

忽然听见树上有一道清润的嗓音传了下来,阿九不及抬头便瞧见一个身着银头盔甲的男子长身玉立,蓦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阿九呆呆的看着这从天而降的男人,下意识的去握腰间的刀柄。可冷静下来却发现倘若面前的男人当真心存歹意,只怕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方才她动手杀死番人,只因他身材矮小,且一开始便对阿九存了轻视之意,而她虽年纪轻轻却是颀长的骨架。

可面前的男人带着能遮去半张脸的面具,却让人由衷生出一丝危险。

“小姑娘别害怕。”那男人挠了挠头,轻轻笑起来,“我只不过想问一句,你们镇上有没有酒家?”

阿九一怔继而道:“有的,你跟我来罢。”

镇东边有棵黄杨树,黄杨树边就是阿九家,门前只简单挑了一条布招,上面写了一个“酒”字。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男人语调轻柔的跟她搭话。

“阿九。”

“哦?莫非你上面还有八个兄弟姐妹不成?”

“不是。”阿九轻声,“我出生在九月份。”

男人大约不能理解阿九的心思,见她不愿多言便耸了耸肩不再多问。好在已经到了阿九的家,男人瞧见那简单到简陋的酒招,嘴角一撇便要告辞。可又想到出来一趟不易,这小镇穷困,想来也再无别的酒家了,便不情不愿的进了门。

后来的事阿九已然记不清晰,毕竟她那时实在太小,又是第一次杀人,惊惧之下只饮了半碗茶汤便在阿娘的安抚下沉沉睡去。

等再醒过来时天色已暗,前面的谈话声隐约传了过来。阿九懵懂的听着,也不明白其中含义。

“将军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何不早归田园得享太平?”

“世人皆苦,何处太平?”

“封妻荫子,朝野党争,最不太平。”

“封侯非我意。”

“那当如何?”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既然不仁,又怕什么。”

那人离去的突然,便如他来时一般。 阿九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样貌,不知道他的来路,也不知道他的归途。只记住了他的声音,那似乎能睨视天下的清越。

后来偶然听阿爹说那人似乎极其喜欢吃葡萄,边陲小镇干燥无雨,那人亦随身携带了数枚葡萄干,随手拿出一枚丢入嘴里,嚼的人心底都勾起馋意。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军前失利,番人入边,纵兵屠镇。仿佛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那个卖豆腐的姐姐还是被番人糟蹋了,家国仇怨之下,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卑微的不值一提。

大厦将倾。

阿九的酿酒术是祖上传下来的,被阿爹阿娘拼了性命送出小镇。那时十五岁的姑娘举目无亲,站在驿道上茫然四顾,不知归处。

她忽然想起十三岁时那个外乡人,银头盔甲的将军带着笑意柔声问她:“哦?莫非你上面还有八个兄弟姐妹不成?”

是的。

阿娘生了八个儿子,尽皆远戍边庭,音信全无。

那个时候的阿九,还未曾听过“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的话。却眼见得阿娘每听说旁人生了儿子便要长吁短叹一番。

阿九十七岁的时候,在长安城的酒肆已然做了两年的酒娘。没人知道她从何处来,只听她说自己姓酒,不免玩笑说酒姑娘大约生来便是要酿酒的。

长安多佳酿美酒,贫苦人喝不起,便来阿九的酒肆讨酒喝。阿九的脾气好,素淡的面目虽然不好看却很舒服,干的虽末等手艺,却也积攒了些许银钱。偶然去戏楼听那名满长安的戏子唱戏,闲时也去茶馆听书。亦曾有人给阿九说亲,被她婉拒。

“我一个人很好。”说这话时,阿九素淡的面目泛起恰到好处的笑意,看着远处的戏楼,“多一个人不习惯。”

那个时候阿九已经读了些书识了些字,明白了十三岁时那个来买酒的男人所说的“天地不仁”的意思并非她所理解的天地不仁德,而是天地不偏爱。

可那些都没有用了,阿九听说那戏楼里唱戏的戏子被官家强掳了去,说书的先生亦换了一个年轻人。她将积攒的银钱尽数给了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换了一卷词,尔后带着自己的酒具和那卷词离开了长安。

长安的酒姑娘从此消失了,其实她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姑娘,离去时唯有那曾给她说过媒的媒婆有些心疼险些到手的银钱,那曾免费喝过她酿造的酒的客人回味她的手艺和那没话说的好脾气。除此之外,再无人记得长安城曾有过一位以酒为姓的酒娘。

她容色素淡,青衣浅笑。

尾声

终南山后有一所庄子,庄主是个温婉漂亮的姑娘。

“你叫什么?”

“酒九。”

庄主微笑:“我们这里缺个酒娘,酒姑娘可愿留下?”

“好。”

评论 ( 22 )
热度 ( 25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