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史同|武侠|九州|五黑框
子博/长佩/微博☞卫十七娘

【胤普】铸风流

【胤普】铸风流

昏鸦尽,月华隐,夜色沉沉。

“赵则平。”赵匡胤的声音似乎无论何时都总带着隐约的沙哑之感,在空旷的殿中显得格外迫人,“你可知罪,嗯?”

居上位久矣,不言不语便可做出黑云压城之势的功夫轻易就能让人心底生出难以抑制的畏怖。可桌案前的清瘦男人一言不发,面上更是看不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然后赵匡胤无可避免顺理成章得更加恚怒,天子之怒谁敢等闲视之?可面前这人却偏偏就不肯服软,如此倒显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强自按压下心头的怒意,赵匡胤用自以为和缓的声调道:“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别的也就算了,偏是我再三叮嘱的事,你到底将没将它放在心上?”

一贯面色温柔的赵相终于轻轻巧巧的开了尊口,平日里柔软的眼眸亦是含了些许冷意:“臣知错,若官家还不满意......何不易相?”

从前只因这人一句“寡学术,何不读书”便能手不释卷,可事务繁多拨冗不能尽读,况且按赵匡胤往常的性子,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何至于此。

可他忘了赵官家的武人心思,这话一出不啻于火上浇油,果然,赵匡胤立时将桌案龙椅推了开去,再次唤了他的名字,仿佛白日里那些按压下来的欲望骤然之间迸发出来。

“赵,则,平。”

其实赵官家当真不曾因那小小年号的事情生气,然则赵则平这油盐不进的性子着实使人憋气。看着面前垂眸不语的清瘦男人,赵官家蹙起眉头,非要将这人的疏离面目揭下。

明明床笫之间,这人也曾是那样的......艳骨生香。

于是再无多余的话,赵匡胤随手拿了案上墨迹未尽的狼毫,几步上前便伸臂将人揽入怀中。而后无视那些微乎其微的反抗,随手往那人的面上画去。

墨已半干,赵普只觉面上微微刺痛,蓦然意识到那狼毫上犹有墨迹。却心知挣脱不开赵匡胤的禁锢,竟也不再挣扎,任他往自己面上抹去。

于是赵官家沉沉笑了一声:“则平,这可是你不反抗的。”

这等无赖混话官家说的驾轻就熟,随后便将怀中人打横抱起往寝殿走去。临走还不忘带着那只狼毫。

***

翌日清晨,宫人如常洒扫赵官家的寝殿时,僵着脸将那犹如泼墨画般的锦衾抱出。

王继恩无意间见了,呵呵笑道:“尔等好好清洗。”

————————

剩下的梗容我再想想,考试周心力交瘁然后还有一篇青眼的文要填=_=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