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换辞

马齿徒增 岁云暮矣
此间辙迹一朝凉

史同|古耽|武侠|九州|五黑框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叁拾叁】空将汉月出宫门

【叁拾叁】空将汉月出宫门

吐蕃在长安西八千里,原本为汉西羌种。传闻同典籍中或有所载云“其国风雨雷电,每隔日有之。盛夏气如中国;暮春之月,山有积雪,地有冷瘴,令人气急,不甚为害”。前朝时有公主和亲,使其渐慕华风,而后便常遣使入朝互通有无,更有一朝的吐蕃赞普遣了酋豪子弟请入国学以习诗书,又请国朝识字之人典其表疏。时至今日,纵有公主和亲,亦未曾有一日安定。

李策初次接到李禤从吐蕃传来的消息是两年前,信中言语简略,语气好似李禤少年在京时的温和。李禤说吐蕃赞普弃苏弄赞生了一场病,她偶然间听到弃苏弄赞的一个共命人在夜里嚎啕,便觉出弃苏弄赞患的不像寻常症状。而倘若弃苏弄赞就此撒手人寰,按照吐蕃人父死子继...

2018-07-22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叁拾贰】莫话太湖波浪险

【叁拾贰】莫话太湖波浪险

在明懿皇后谢懿还活着的时候,抑或是说她起初住进宣微殿的那几年里,谢洵每次见她,都觉得她仿佛置身于一片朦胧至极点的浓重雾气中,甚至连声音都带着空谷回响般的清冷。她带着十二分的漠然来对待他,拒绝一切或试探或真心地靠近,手持佛经却不入大乘,就连小乘也未必做得纯熟。可纵然如此,谢洵还是隐约能知晓谢懿隐藏在坚硬而冷淡言行背后的无可奈何。

她只比谢洵长一岁,因生母将将诞下谢懿,身子没调理好便有了谢洵,故而谢洵甫一出生便丧了母亲。谢懿生来早慧,便在余暇里教习谢洵。凤岂以讥而不灵,麟岂以伤而不仁?故割而可卷,孰为神兵;焚而可变,孰为英琼。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谢懿饱读诗书,幼时便常...

2018-07-21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叁拾壹】如今无奈杏园人

【叁拾壹】如今无奈杏园人

长安年初那场雪断断续续下了许多日,等到真正止歇时,已然到了正月的末尾。刚出正月,李玚亲幸谢沁宅邸与其商议国策,至晚方归。回宫后复赐其饮食衣物以昭爱重。朝臣看得明白,谢沁也乐得同他周旋,平日里入省登台行事周全,虽不比谢洵为人谦和温润,却胜在不似谢洵一般油盐不进,长久下来,竟是谢沁更得人心。现今中书省无中书令,李玚在朝会时亦未透露出要提拔新贵的迹象,先前一人独秉国钧的局面未曾再有,时有言官进言,称颂今上之圣躬决断,如此这般竟又是一出看起来君臣相得的好戏。

此般消息传到范阳,便理所当然地演变成了另一个意思。年轻的武将多重杀伐,心思大都用在了战场兵戈上,还不曾被经年的同袍...

2018-07-20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叁拾】三百年间几太平

【叁拾】三百年间几太平

居摄四年正月十五日,昭义镇掌书记、淮陵伯谢寥次子谢沁入京,被授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兼修国史。还将谢洵在长安的宅子赐给他。谢沁得以授官之后将姿态端得甚是谦恭,先是于十六日至杨公赡府上以后学之礼拜谒,尔后便受邀往崔承祖的宅里饮宴。

谢沁年少时,其父谢寥曾官至中书侍郎兼集贤殿大学士,故而在国子监承教于当时还是太学博士的杨公赡一段时日。后来杨公赡右迁,谢沁年纪轻轻便任职中央,便来往得渐渐少了。杨公赡曾教过他《三苍》与《尔雅》,此皆不过明义而已,后来他不善治学而修兵事,这些也就淡了。当他自杨公赡的宅邸中出来,回首向昔日的恩师告别时,竟忽然有马齿徒增之憾...

2018-07-18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贰拾玖】长庚应梦佳辰到

【贰拾玖】长庚应梦佳辰到

自入了冬,南内便干冷许多,纵使降了几场雪也没能令它润朗起来。南熏殿内的檀香烟气不间断的往外传,也不知能不能招得迷魂。自明懿皇后殁了,安平公主李虢儿仿佛变了个人,小小年纪便开始读些玄妙文字,纵然不通内中文理,却也能勉强识之。王素是从不肯为女儿解惑的,她只日复一日的待在新射殿里侍弄花草。

转眼已到了除夕之夜,长安城里金吾不禁。

宫宴被置在东内的文明殿,李虢儿在席间将一杯花椒酒端起来,亲自奉给李玚,一面还笑眯眯道:“虢儿听说昨日有人给大家报祥瑞,说是见华清宫里李树连理,隔涧合枝,想来是要应在大家身上的。”

李玚见她活泼爱动,说话时稚气未脱的模样甚是招人怜爱,便欲多同...

2018-07-17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贰拾捌】芳甘不到吾门户

【贰拾捌】芳甘不到吾门户

昭义镇现制掌控有泽、潞、磁、邢、洺五州,其中磁、邢、洺三州位于山东,泽、潞位于山西,而节帅府则设于潞州。昭义毗邻成德,与李策所治之军时有龃龉,节帅萧庭年纪轻且性如烈火,最是个不肯服软的将军,纵然军势不比李策,却偏偏多使巧计,不肯对其有分毫退避。一来二去,李策便也不欲同他过分计较,只命手下军士不要在他手下吃了亏去,至于旁的倒也罢了。

居摄三年腊月二十九,一封诏令果然如李祁所言的自长安发到了潞州,夜里谢沁裹着一领狐裘到了议事厅外时,恰逢萧庭挟怒将茶盏掷向厅门口,好在他反应极快地避了开去,看见厅内诸人的沉沉的面色不由苦笑道:“某眼看着便要赴京了,节帅同诸位将军同僚便是这...

2018-07-16

『太常引』卷二:八还辨见【贰拾柒】费尽东君回护力

*放假了,希望能日更(bushi)
————
【贰拾柒】费尽东君回护力

熙朝建朝之始,太祖曾改范阳节度使为幽州节度使,后因避讳几经改换,到得如今便也范阳幽州兼称,无甚分别。另又有前朝熹宗,因历平卢之陷,故便宜行事,乃令幽州节度使兼领卢龙节度使,且不许亲王遥领,时经几帝,此般任命已成旧例。而襄王李策在如今看来,着实可算是个异数,不仅不在长安开府,更是以亲王之身领了节度使之任。在他还未遥领成德、魏博节度使的时日,李玚之父,昭宗李蒨为避朝中流言,特自敕命不许他兼领卢龙节度使。可即便如此,李蒨却偏生挑了个不通兵事的文臣去领卢龙节度使一职,又特许李策在上奏的文书上不需改换称呼,仍由旧例自称为幽州卢龙节度支...

2018-07-14

『枕寒流』序:照银釭

*狗血民国架空小白文,发在长佩新站,这里存一下稿。

*原本是跟基友 @卮酒不辞 合写,然而在设定上达不成共识,她就收拾包袱跑路了......这篇文里所有美好的描写和细节来源于她,刀和垃圾描写归我。

以上。
——
[序]

北平暮夏晚间的月亮柔软圆和得发虚,几只坚硬且黑的鸟的影子飞过去,径自衔走了附近散落的星子,天色便更暗了。这个暮夏的夜仿佛一下子有了深深处,几声鸟鸣就从里头传出来,使人稍稍抖擞精神,但便这如同悬在十五天幕的月儿,置于高台上的青瓷,终是不能够长久的。

海棠无香,也不该开在这时节,故而一缕缕飘在空气中,肆无忌惮放出香味的当是夹杂在海棠中的几株田旋。陆含贞抱着书本慢慢走在花旁的一条...

2018-07-11

【巍澜】野马(一)

*原著向同人,题目典出逍遥游。此文为看了剧粉上了两位主演之后的产物

*极圈人之前没怎么混过热圈,用吃瓜得来的仅有经验说一句:如果被本文包括但不限于的文笔、设定、剧情雷到,请自行拉黑作者且不要告知作者,大家互相尊重一下。

*此po主要更原耽和史同,最近期末考试所以更新不定时掉落,慎关。追文的话可订阅tag

*希望诸君看文愉快~\(≧▽≦)/~

————

[一]

“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栏;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镇之。”[1]

俊秀而诡异的少年第一次抱着腿坐在昆仑君的身边,认认真真地听他同自己说话时,神情安静宁和,骨子里的戾气都仿佛少了些...

2018-07-05

【乱弹】不向人间问路津

*题目化用“迷津欲有问”,本篇闲扯主要围绕lof目前更新的原耽太常引和未来可能写的各种同人展开。

首先申明,本人作为读者常年混沌邪恶,作为作者却是坚定的混沌中立。因此在写文过程中不会接受任何有关剧情的指导(其实并没有人指导),也不会因为评论而改变原有的轨迹(当然其实也并没有多少评论)。下面来简述一下太常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一言以蔽之,太常引是一个结局be的多cp古风狗血耽美小白文。

古风是背景,狗血是剧情,耽美是主cp为男男,小白则是因为作者没读过几本正经书而给出的预警。

太常引里面的大众雷点不可计数,各种zz不正确,各种三和强行被三,绿和强行被绿,乱伦,骨科师生君臣cp,用一句跟...

2018-07-01
1 / 9

© 沽酒换辞 | Powered by LOFTER